看似不可思议的事情,却成为活生生的现实;“公公强吻儿媳”的滑稽与荒诞,固然有酒精刺激肾上腺的因素,也和扭曲的闹婚习俗密不可分。闹婚尽管满足了一些人畸形的精神诉求,却给他人带来了身体与精神上的痛苦和伤害。

烟花爆竹行业是否就此陷入困境?客观而言,前些年“开厂就赚钱,生产不愁卖”的盛况难再有,但传承千年的民俗传统短期内较难消失,市场需求依然存在。活路有,但活法不再是盲目扩张、低价竞争。想要爬坡过坎,烟花爆竹企业有序退还要巧提质,谁提得早、提得好,就有可能抢得先机。